织梦模板

VIP

秦氏有好女 自名为罗敷——论《陌上桑》中秦罗敷的人物形象塑造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9-07 13:18

摘 要:乐府诗《陌上桑》中的秦罗敷,是我国古典文学中卓越的美女形象。诗中不遗余力地运用环境描写、器物描写、服饰打扮、他人反应及由表及里手法烘托出罗敷惊人的、不凡的美丽。

关键词:陌上桑;秦罗敷;人物形象;塑造

《陌上桑》写少女罗敷春天去郊外采桑,遭到一个太守调戏,还企图把她带走,幸亏她机智镇静,谎称其夫为侍中郎,才摆脱了使君的无耻纠缠。按照民众意愿塑造的罗敷,具有超凡的美丽容貌,更有不畏强暴、善于反抗的美丽灵魂。
一 清新的环境描写
“日出东南隅,照我秦氏楼。秦氏有好女,自名为罗敷。罗敷善蚕桑,采桑城南隅。”旭日初生,阳光普照的明媚早晨,罗敷在透过点点阳光的桑树林里采桑。清新环境烘托出青春焕发的美丽容颜。第一段着重写罗敷的美貌和人们对她的喜爱。起首四句,从大处说到小处,从虚处说到实处,是典型的民间故事式的开场白。同时,这四句也奠了全诗的气氛:明郎的阳光照耀着绚丽的楼阁,楼阁中住了一位漂亮的女子,“照我秦氏楼”,既是亲切的口气,也表明诗人是站在罗敷的立场上说话,并由此把读者引入到这种关系中去。
二 雅致的采桑器物
罗敷采桑的器物极有美感。诗中通过描写罗敷所用之物的美,来烘托罗敷之美。罗敷正式登场了,“青丝为笼系,桂枝为笼钩。”她提着一只精美的桑篮,络绳是用雅致的青丝编成,提把是用香洁的桂树枝做就。这里器物的精致华美,是为了衬托人物的高贵和美好。
三 艳丽高雅的服饰
诗歌用装束之美来正面衬托人之美。“头上倭堕髻,耳中明月珠;缃绮为下裙,紫绮为上襦。”罗敷的打扮,头上梳的是斜倚一侧、似堕非堕的“倭堕髻”(东汉时一种流行发式),耳朵上挂着晶莹闪亮、价值连城的明月宝珠,上身穿一件紫红绫子短袄,下身围一条杏黄色绮罗裙。一切都是鲜艳的、明丽的、珍贵的、动人的。诗中虽然说罗敷是一名采桑的农家女,其实华贵的服饰表明诗歌又赋予她一种理想化的完美色彩。
四 他人反应侧面揭示惊人之美
经作者对罗敷的美貌层层铺垫后,读者更急于看到罗敷容貌。照说,接下来应该写罗敷的身体与面目之美。但这很困难。因为诗人所要表达的,是绝对的、最高的美,而这种美无法加以具体的描绘。谁能说出什么样的身材、体态、眉目、唇齿算是达到了完善无缺的程度?作者也不可能满足所有读者的各具标准的审美要求。于是笔势一荡,作者不直接写罗敷本身,而去用周围的人为罗敷所吸引的神态,写各种人被罗敷的惊人美貌所吸引而流露的表情,来烘托形容罗敷多么迷人。“行者见罗敷,下担捋髭须。少年见罗敷,脱帽著帩头。耕者忘其犁,锄者忘其锄;来归相怨怒,但坐观罗敷。”看到罗敷的不分老少都被吸引:年纪较大的过路人放下了担子,伫立凝视,他用手捋着胡须,流露出赞叹的神气。那一帮小伙子便沉不住气,有的脱下帽子,整理着头巾,是见到美女的不自然的动作。种田的农人更糟,看得失了神,停下犁头锄头,活也不干了,耽误应做的事情,回家也晚了,两口子还发生争吵埋怨。这些都是诙谐的夸张之笔,神情活现,立体感很强。有浓郁的生活气息。不经意间就营造了一种轻松活泼的喜剧气氛,令人读来不禁失笑,好像拿不准自己在那场合会是什么模样。其效果,一是增添了诗歌的戏剧性,使得场面、气氛都活跃起来;更重要的是,通过从虚处落笔,无中生有,表达了不可描摹完美。反正,你爱怎么想象就怎么想象,罗敷总是天下最美的。这实在是绝妙之笔。罗敷形象的光彩照人让读者去想象。没有一句语言正面涉及容貌,但已经给我们描绘出了一个婀娜多姿、美丽动人的女性形象。
五 容貌美让人倾倒,还有美丽的灵魂。
诗歌再从罗敷容貌的美写到她品格的美。“使君从南来,五马立踟蹰。”好大气派!“使君”是太守、刺史一类官员的尊称,他们执掌一个地区的全权。官做得大,气派自然大,胆子跟着大。别人见了罗敷,只是远远地看着,这位使君就不甘心于此了。他一见罗敷,顿生邪念,他不像别人只欣赏美,而是看上了就想独自占有。于是派了手下人去问:这是谁家的漂亮女子?多少年纪了?罗敷不动声色,一一作答。而后进入矛盾冲突的高潮。“使君谢罗敷,‘宁可共载不?’” “谢”是告诉,询问你可愿意坐上我的车,跟我回去?而罗敷回答的干脆,犹如当头一棒:“使君一何愚!使君自有妇,罗敷自有夫。” “一何”二字,语气十分强烈。“使君您怎么说出这么愚不可及、不明事理的话来。你有你的妻子,我有我的丈夫!”罗敷严词拒绝,斩钉截铁。这里完美地塑造了罗敷这个美丽聪慧,对自己的爱情坚贞,不为权势及财富所动的女性形象。
第三章紧接上一段的未句“罗敷自有夫”,由罗敷全面铺展地夸耀丈夫,从头到尾夸张反讽,用一个(假想)丈夫的权势、财势、气势和品貌,来压倒眼前这个仗势欺人的太守。罗敷夸婿,完全是有针对性的。使君出巡,自然很有威势,于是她先夸丈夫的威势:“东方千余骑,夫婿居上头。何用识夫婿?白马从骊驹,青丝系马尾,黄金络马头;腰中鹿卢剑,可值千万余。”丈夫骑马出门,后面跟着上千人的僚属、差役;他骑一匹大白马,随人都骑黑色小马,更显得出众超群;他的剑,他的马匹,全都装饰得华贵无比。使君官做得大,她就再夸丈夫的权位:“十五府小吏,二十朝大夫,三十侍中郎,四十专城居。”丈夫官运亨通,十五岁做小吏,二十岁就入朝作大夫,三十岁成了天子的亲随侍中郎,如今四十岁,已经做到专权一方的太守。言下之意,目前他和你使君虽然是同等官职位,将来的前程,恐怕是难以相提并论了!最后是夸丈夫的相貌风采,当时男性美的标准是白面长髯,便夸夫“为人洁白皙,鬑鬑颇有须。”丈夫皮肤洁白,长着美髯,走起路来气度非凡,“盈盈公府步,冉冉府中趋。”用这些来反衬使君的面貌平平。这么一层层下来,罗敷越说越神气,越说越得意,使君却是越听越扫兴,越听越气馁。故事结局如何,诗中没正面描写,但我们可以想见,在罗敷兴高采烈的夸夫声中,使君只好狼狈而去,灰溜溜逃之夭夭。一曲喜剧色彩浓郁的采桑曲就此结束,而罗敷这个兼具惊人美貌与聪明的女子形象便跃然纸上。
参考文献:
[1]田思阳.汉乐府女性题材审美论[M].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09(5).
[2]王运熙,王国安.乐府诗集导读[M].北京: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,2011(1).

收缩